22年の奇跡💚💛総武線コンピ🔰友達以上、戀人未滿。
「兩位少年已脫變成棱角分明的壯歲男子,連総武線都屢次衍遷外層顏色,他倆仍形影不離,心靈互通活像一對雙生兒。從二人日常的嬉鬧宛若目睹彼時稚氣未退,因初次相遇手足無措的羞澀腼腆。」

角色(只列出出場較多及主要人物):
大學化學教授青江修介(櫻井翔飾) | 魔女羽原圓華(廣瀨鈴飾) | 鬼才導演甘粕才生(豐川悅司飾) | 惡魔甘粕謙人(福士蒼汰飾) | 警察中岡祐二(玉木宏飾) | 圓華之父身兼醫生及開明大學數理學博士羽原全太郎(中川雅也飾) | 死者水城導演 | 死者那須野演員 | 那須野太太
※名次無分先後
第一幕:
天色倏忽急劇變壞, 龍捲風吹襲, 孩提時代的圓華與其母親當時正身處劣勢, 天災威力之大, 往往無法預算, 母女倆原本只是去附近看湖景, 有見及此情況驚慌失措逃避到某所空置已久的廢木屋中, 誰不知龍捲風肆虐程度卻無情得異常, 木屋屋頂被吹走, 圓華母親歇力保護女兒並安放圓華在比較「安全」的地方, 一個不留神, 本來跟圓華十指緊扣的母親抵禦不住而整個人連同屋頂被吹走, 下落不明, 圓華當時只得眼白白看着媽媽被捲走。
第二幕:
冬日茫茫, 白雲紛飛, 青江教授與中岡警察被召到殺人案發的雪山調查(附近有溫泉), 死者為水城導演, 經法醫鑑定為因肺部吸入硫化氫氣體而死, 調查中有名女子出現, 該名女子是圓華, 因當發現場被警方封鎖, 非相關人士一律不得進入, 圓華被中岡警察趕走。調查完畢, 青江教授向當地村民澄清死者並非因溫泉而吸入硫化氫, 溫泉中並不存在任何硫化氫成份。
報告後, 青江教授收拾行裝打算返回旅館卻被中岡警察一一阻撓, 卻在報告室下層的招待廳看到圓華(2人尚未認識)。廳中, 圓華獨自坐在沙發上看資料, 茶几上有紙張及Iphone, 同時有一位小男孩正品嘗一瓶橙汁但不慎溢瀉在茶几上, 青江教授全程注視, 圓華察覺到橙汁會沾濕Iphone,便稍微移動了角度, 橙汁奇蹟地並沒沾濕反而在手機四度外有一段隔開的距離緩慢流下, 青江教授目睹一切可是同時被中岡警察拉回案件的話題。
第三幕:
青江教授在大學講lecture, (說了2個hypothesis😂沒記錯其中一個是地球學另一個忘了)講課後回到office, 摺紙飛機, 中岡警察忽然致電他, 由於又出現硫化氫死亡事件, 而案發地點在同一座雪山中, 死者為演員那須野,距離上次死亡現場附近的一個長椅子上, 前方亦有溫泉, 情況跟上宗案件類似。青江教授再次回應:ありえません。加上該雪山地形複雜, 硫化氫氣體並沒可能飄到案發現場。
電視上新聞出現了死者妻子, 那須野太太在記者追問中邊哭訴出當時旅行只因忘記帶相機電池, 折返拿回過後發現丈夫已慘遭毒手。
第四幕:
青江教授在雪山附近旅館房間中進行謎(?)之分析, 期間圓華突然衝入, 圓華被一群保鏢(?)追, 圓華成功避開並表明自己身份(2人終於認識), 道出了自己經常出現在雪山的原由:要尋找她的朋友(同時用手機把朋友容貌的相片給青江看), 要求青江教授帶她一同到案發現場。
到達現場, 圓華突然做出令青江教授費解的行為亦表明自己是拉普拉斯的魔女, 青江教授感到不可思議。青江教授開始說明有關Démon de Laplace的假說, 是由法國數學家Pierre-Simon marquis de Laplace在1814年提出, 有智者(intelligence)知曉宇宙中所有原子的位置etc, 就沒有任何事會含糊不清, 未來只會像過去記憶如實出現在眼前。簡單來說是能預測未來而不是預計。該名智者被後人稱之為拉普拉斯的悪魔Démon de Laplace。
第五幕:
中岡警察窮追不捨, 獨自在某所警員巡邏站中的電腦搜尋到水野和那須野2者生前並不認識也毫無關係, 再追查下發現一名鬼才導演名叫甘粕才生, 看過甘粕導演blog中的故事後, 知悉八年前喪妻喪女和當時昏迷狀態兒子的存在, 兒子名叫甘粕謙人, 長年在醫院接受治療。謙人留院足足三年, 期間甘粕導演盡其父親角色的責任每日到病房探望謙人, 得知謙人失憶便每天灌輸往事給他。謙人逐漸康復, 有段時間只能動手指打字溝通, 謙人向父親表明無意及無興趣再繼續聽取舊日往事, 決絕地叫父親不需要再去探望他。
隨後, 中岡警察跑上青江教授的office, 青江教授亦上網查閱了一番, 看到甘粕導演的肖像照時感到熟悉, 覺得曾經見過類似的容貌-在圓華早前給他看的照片像極了, 知道了謙人正是圓華的朋友。中岡繼續展開調查,發現現時的甘粕導演因病退休在醫院休養,中岡探望時根據職員告知得悉甘粕導演疑似患有老人痴呆而整天都在畫電影大綱的手稿。(手震&坐輪椅)
第六幕:
青江教授在街上通話,中途見到圓華在橋上,圓華指示青江走到特定位置,青江費解。圓華把自己準備好的氣體裝置放在橋近一道小河流(應該算是?)的上游,氣體從圓華身旁直飄至青江身旁,青江覺得不可思議,圓華道:「如果這些是硫化氫,你必死無疑。」青江反應過來時已被煙霧及保鏢人員圍繞,圓華攜青江逃離現場。
圓華和青江教授在咖啡館中傾談,圓華開始跟青江教授敍述自己與謙人的故事。某一次遇然,在公車站下車的圓華,突然有名男子對圓華說:「40秒後會下雨,你在這邊走回去大學要3分鐘吧,拿好了。」語畢,男子塞了手上的長傘給圓華後上了公車,圓華一臉費解。40秒過後,真的下雨,圓華一時反應不來,發呆了3秒才意識到要打開手上的傘子,對於男子的行感到不可思議。後來2人在開明大學天台談話,圓華認識了謙人,了解到謙人是父親的病人,謙人向圓華道出自己擁有預測未來的能力,也能預測龍捲風。圓華憶起兒時因自己任性要去看湖,母親被龍捲風捲走一事多年來不停自責,為免再出現同樣悲劇發生,請求父親為她做手術。手術後經常跟謙人相聚,有一次謙人帶圓華到一個荒野,預測有龍捲風出現,最後因沒出現而十分失望。謙人靈機一動,希望圓華再陪他到一個地方,2人踱步到晚上。回家之際,天上忽發異象,圓華純粹以觀賞角度讚嘆異象之美。謙人解釋該天文異象為「月虹」,圓月周圍圍了一個彩虹,下方更同時出現另一條橫向弧形彩虹,謙人說明當人看到這現象,傳聞能與死去的靈魂溝通。圓華受感動,向謙人道謝。
圓華說述完,青江教授理解全件事的來龍去脈,懷疑謙人正是2單殺人案的兇手。圓華彷彿看穿青江所想,隨即反駁稱謙人並不是兇手,圓華懷疑謙人並沒有失憶,多年來只是假扮,為了復仇而不認甘粕導演為父親。青江教授突然摺起紙飛機,圓華不解,青江教授言:「當自己有想不通的時候就會摺紙飛機,很多時候摺的簡單過程中,除了能發洩外,放手把紙飛機放出去,隨風飄蕩,寄寓自己希望能自由自在,在天空翱翔,或許會想通及想到解決方案。」圓華把紙飛機放出,因自身能力,紙飛機在咖啡館的上空盤旋一周後最終折返2人面前的桌子上停留。
第七幕:
青江教授某日在工作途中被邀請到開明大學數理學部作客, 該部門跟先進科研中心無異, 最高負責人是圓華父親羽原全太郎博士。羽原博士向青江教授坦言自己正研究國家機密, 圓華及謙人是研究對象。事發原由是謙人在醫院期間由始到終都在接受成為Démon de Laplace的手術(羽原博士把一個謙人在預測fair dice的視頻給青江教授看), 指出謙人和圓華都是國家機密保護人士, 他們接受完手街後能準確預測到天氣、風向、fair dice擲出的數字等, 但亂流例如龍捲風則無法預測。羽原博士希望青江教授不要泄漏出去, 面談過後, 青江教授正乘搭升降機離開之際正好目睹圓華逃離現場被一眾保鏢追捕, 圓華逃跑至升降機與青江教授共處。在升降機內圓華再一次請求青江教授幫忙, 到達地庫停車場, 圓華一手把車匙扔給青江教授, 一邊靈活運用青春的身體(我沒有惡意XD)快速坐上車內, 青江教授意識到被玩弄(所謂幫忙只是當司機), 二人邊被追捕邊飆車至甘粕導演身處的醫院。同時,在二人到達醫院前,職員通知甘粕導演他「兒子的朋友」駕車來接他離開。甘粕導演當時在畫手稿,一直在醫院坐輪椅,突然不知為何能自己站立走到車內,職員看見儍眼了😂上車前將手上所有手稿扔走,隨風飄揚。
青江教授及圓華二人慢了一步到達時隨後有多輛黑廂車及政府公安人員到達,用鐵錘打爆二人所在私家車之玻璃窗,以拐帶少女罪名為由拘捕青江教授,圓華身旁的名貼身保鏢趕到,協助青江及圓華二人上車逃走繼續追蹤甘粕導演的車,青江教授在開車前,其中一張甘粕導演最重要的手稿飄到他腳下,上車後圓華瞬間明白手稿中所描繪之處是何方,嗺促青江教授開車。
第七幕:
甘粕導演和「兒子的朋友」到了上述手稿繪畫的地方,那兒是甘粕導演其中一部電影曾經的拍攝場地,荒野中一所偌大的破房子。那名「兒子的朋友」其實是那須野太太,那須野報告甘粕導演謙人在房子裏,欲離開之際被甘粕導演手中的拐杖重力毆打了3下,甘粕導演不知為何能正常走路,打人還超用力😂(之前裝的不錯耶)甘粕導演抬起那須野太太到屋子裏再用力丟下在木板地上,大聲呼喊叫謙人出來。甘粕導演跟謙人「敍舊」,說了此動聽悅耳的話,看似感人肺腑:「八年沒見,長大了不少呢,爸爸很高興喔。」
此刻,圓華與青江教授亦趕到現場,圓華因有預測能力,知道謙人打算和甘粕導演同歸於盡。與此同時,天色昏暗惡劣,圓華預測會有亂流例如龍捲風出現,再次陷入母親被捲走的陰霾中,驚慌失措的她被青江教授安慰一番後冷靜下來。圓華拿起了青江教授身上的紙飛機,放手把紙飛機放出去,任由它隨風飄揚。此刻,圓華憶起青江教授早前對她說的一番話(就是上面青江教授摺紙飛機的那段)。
圓華突發奇想:可以利用身後的車子隨着龍捲風捲到屋上,在屋頂砸穿一個大洞,降低室內空間氣壓,造成通風效果,把破壞程度減至最低。
圓華行動前,突然轉移鏡頭至屋裏兩父子的互相對恃,那須野太太亦在場。期間甘粕導演不停毆打、蹂躪、踐踏、暴踢那須野太太,那須野太太發出痛苦的呻吟並蠕動及捲縮在地上。
甘粕導演其實一直以來都是在假裝老人癡呆和行動不便,謙人也是一直假扮自己失憶。前者為了殺人,後者為了復仇。謙人在醫院三年間,在甘粕導演的blog中也有提到甘粕導演有段時間每天出入醫院探望謙人,謙人某天無意中聽到甘粕導演(以為謙人當然失去意識)在謙人病房內與水野的電話對話。對話中提到,為了我(指甘粕導演)的電影更完美無缺,內容不再是揑造,我會全力配合,用真實的經歷塑造我人生巔峰的代表作。謙人全程聽畢,內心憤慨不已,可因為他當時身體動彈不得而長恨之心,得悉父親正是殺害母親和胞妹的兇手,更為了掩蓋真相殺水野導演和那須野先生滅口,於是謙人開始策劃長達八年的復仇計劃並扮失憶。
回歸鏡頭,屋子裏的甘粕導演在底層樓梯位下的頹垣敗瓦掏出一個盒子中的一把真手槍,道:「其實我為求真實,拍電影的道具也是真實的。」語畢,甘粕導演一臉面目猙獰走向謙人邊說:「我在blog上打的故事盡是美好的,一切都係偽造的,因為我的妻子、女兒、兒子都是無能的。你們應該由衷感激我把無能的你們塑造得如此完美無瑕,我賜予你一個美好的形象和人生,你是美好的兒子。」隨即把手槍對準謙人腦部,僵持片刻。
屋外龍捲風及下墜令車子飛越至屋頂,暴風之巨大快把青江教授吹走,圓華跑到屋內破門而入,及時喝止甘粕導演的殺人舉動。隨後幾秒大喊:「快趴下!」車子在屋頂上撞破了一個大洞,屋頂的瓦片木板傾盆而下。屋內四人(甘粕導演、謙人、圓華及那須野太太)被壓倒,圓華第一個站起,青江導演後來居上終於趕到屋內(我倒是奇怪為何龍捲風捲走了車子卻捲不走青江教授😂),謙人和那須野太太紛紛站立,只有甘粕導演被壓得奄奄一息動彈不得,只有眼睛眨動。謙人慢步接近父親,圓華以為謙人想殺掉甘粕導演,立即上前阻撓,謙人向圓華表明自己只是想對父親說點話。「世界上每個人都是必要的,包括死掉的媽媽、萌繪(妹)以及你。」話語剛落,「月虹」再次出現,青江教授因初次遇見而驚訝詫異,回過神來全屋只淨下自己和圓華二人,其餘三人離奇消失。
第八幕:
每個人都是由原子組成,原子看似平凡,但組合起來會擦出不一樣的火花及無限的可能性。意指人類不應互相殘害。
青江教授在旁白,謙人消失得不見蹤影,而雪山的2宗連環殺人案因政府要極力保護險謙人的身份,將之列為自殺案,已被close file,中岡警察沒法追查。
第九幕:
青江教授在office的電視中看到甘粕導師自殺身亡,其描述為:已故鬼才甘粕導演長年久病難癒,近年長駐醫院休養,昨日因壓力過大自盡。
看畢,有一紙飛機從窗飛入,青江教授好奇地走近一看,發現圓華在樓下,遂即會見。二人寒喧幾句,圓華最後都找不到任何有關謙人的消息,問青江教授如果有預測未來的能力會否想知到,青江教授拒絕知悉。
第十幕(最後一幕):
中岡警察被圓華父親邀請到開明大學,將事情一五一十告訴中岡警察,中岡警察問羽原博士謙人和圓華能預測未來一事對世界發展何用之有。羽原博士回應:「他們甚至可能是未來的棟樑或政府首相,但正正因為他們看到未來,而平凡人無法做到,人才會有夢想,對未來有暇想,我卻扼殺了謙人和圓華的夢想。其實我,與甘粕導演是同罪。」
~ 全劇終 ~

角色(只列出出場較多及主要人物):
最上毅(木村拓哉飾) | 沖野啟一郎(二宮和也飾) | 沖野秘書橘沙穗(吉高由里子飾) | 黑幫諏訪部利成(松重豐飾) | 議員丹野和樹(平岳大飾) | 犯人松倉重生(酒向芳飾) | 黑幫弓岡嗣郎(大倉孝二飾) | 死者老夫妻(忘了💦) | 死者女學生由季(名字會演員都忘了ごめん!)
※名次無分先後※
開初的Scene(應該是前言):
最上檢察官給了一段名為「失控的檢察官」的片段予一眾新任檢察官,場景貌在一個lecture rm的演講廳在給新freshmen檢察官們講課(?),最上說了一堆檢察官應有的價值觀和態度,到了課堂尾聲(?),最上突然點名沖野,叫沖野回答問題。
這一段很短很短,我在想最上點名沖野應該是看中了沖野,為後面的劇情作舖墊。
之後就突然黑屏,就正式開始了,好像沒記錯有分章節,每一章都有一個標題但我沒特別記。

時間突然間就到了四年後,沖野被最上召去辦公房,沖野被指名成為最上的左右手(跟班之類的人物?),沖野雖然滿面疑慮但內心很是感激,問道:「為甚麼會錄用我呢?」,最上看中沖野的性格欣賞他的才華,對他甚為喜愛。(<<<應該是伏筆)之後沖野就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橘是沖野的秘書,橘在沖野回房間前已經一直在收拾清理整頓好,沖野開門後橘作為秘書第一件事是跟上司打招呼,那時他們還是第一次見面。

沖野和橘他們某天下班去了某立食串燒店吃飯。(不理解這段的作用欸,就只是覺得72円一串串燒很便宜很好吃的樣子XD)

下一幕是最上的辦公室,最上有種收藏各地法院裁決用的鎚子(?)的愛好,那時他在把他新入手的寶貝放入私人的收藏柜。(我不太理解這段的意味)

之後就到了一幕審問嫌疑犯的場景,諏訪部先生被沖野審問,並調戲(?)對方,態度語氣非常輕蔑。橘一邊紀錄,一邊不時望向沖野,似乎有種謎之空氣???

接下來的一幕,最上和一堆貌似是大佬的高官聚餐後去了一家酒店與他的朋友丹野議員會面,丹野身負2個嫌疑罪(忘了是甚麼)。他們在傾談過程當中,提到了16年前的案件(帶動整個故事的重要關鍵)。案件當時是16年前,在某宿舍(忘了名字),裏面住客包括最上、女學生由季和其他人。他們大伙兒本是很和睦,由季最喜歡唱那首「Cry for ○○○ river...」的英文歌(抱歉實在真的不記得)。某天,由季在河邊被姦殺並發現其頸骨斷裂,案件兇手是松倉。但基於松倉當年未成年加上其兄長被判死刑但已死亡,所有罪名由松倉負上,然而松倉只是進了男童院幾年後就被釋放。最上應該是由季的好友或對她有意思有曖昧關係,對此事的決定一直懷恨在心。

最上以調查案件名義,命部下們全力搜查松倉底細。罪人到達松倉家檢走各種各樣證物(我覺得松倉家亂得像個垃圾崗XD),最上不知為何走到了松倉的柜子並打開簾子,看到裏面的物品不禁一面疑惑道:「 何だこれ?」,(根據我所知應該是電單車的齒輪之類的收藏品及日常日本房子屋頂上的木棍和車輪,估計松倉有收集單車或車輪的習慣),最上在其他工作人員不在意時拿走了松倉的賽馬報紙和牙刷(<<<伏筆),全幕搜索完了。之後又命部下(好幾個不知名的檢察官)審了松倉好幾次,松倉當然不願透露不肯就範,松倉在審判期間用嘴唇發出那個響亮的「啪」聲好幾次,最上直接叫警察帶走松倉。最上見松倉對年輕人有蔑視之意,於是命沖野專注審松倉和跟進此案。

沖野多番四次審問松倉,松倉不就範。最上命沖野在審問錄影同時也用手機方式錄音,因最上深明松倉不願在鏡頭前說真話。松倉在要求停止錄影後,(這段精彩!!!),開始自爆16年前的姦殺案是本人所為,回憶爆料時全身因興奮而震抖,口上說着驚人卻是殺人犯應該說的變態內容:「(大概)機緣巧合下我遇到那女孩,對她起了興趣,開始每天跟蹤她,她很喜歡唱某首英文歌。某天她放學到了河邊唱歌,在後面偷襲,她把錄音機扔向我,我很痛的啊,於是我推倒她在草地上,但她仍在爭扎呢,真不乖。但我每次想起那次的經歷,都超爽的,處女的很棒,意識時高時低有如過山車般的快感,當時我還以為自己在天堂呢,嘻嘻嘻…」橘被嚇到流淚,沖野再也不按捺自己了,首先說幾句罵他再拿出一堆當年女死者的屍體相片放在枱上,松倉突然就情緒激動一把撥走全部相片,沖野一怒之下大力拍了一下桌了(1 hit),說了一堆髒話辱罵松倉,期間沖野模仿松倉用嘴唇發出響亮的「啪」三次,也用了松倉兄長的事件刺激對方,松倉開始嚇到並胡言亂語,橘也被多次嚇到屈縮在牆角。最後松倉情緒失控不停否認有罪和唸着「媽媽媽媽媽媽媽媽……」沖野最後連續大力拍(2 hits)了2次桌子(3 hits),松倉嚇到收聲了。審問完了。(心疼nino的嗓子和手阿……)

下一幕見到橘的袋子上的梳蘇放了疑是錄音機的物件,橘去了某高級餐廳與其上司報告,橘的身份是雜誌社臥底,之前試過潛入夜總會,爆了一單很大的新聞。現在考了一個公務員的牌照,潛入了檢察官的機構,企圖接近最上,獲取更大的新聞消息。

下一幕是丹野議員跟某女性通電話,(估計該女性是丹野的情人/冷戰中的妻子之類,我之所以有這個猜測是因為女人背後的牆上有她和丹野的合照),丹野告訴女人他在她和朋友合伙經營的酒店中並批評酒店很簡陋,下一秒開了窗跳樓,即時身亡,當時仍在跟女人進行電話通話。最上即時收到好友丹野自盡的消息,開始情緒激動,貌似思考着下一步行動。
最上立即聯繫諏訪部,支付了30萬円(忘了是50萬還是30萬)借了槍,同時最上知悉除了松倉外還有另一件案的犯人弓岡(不知為甚麼叫他做ゆみちゃん😂明明是男人,或許是黑幫的偽裝用名字),弓岡殺了主線的夫婦(竹岡夫婦???)。最上想到此時剛巧有松倉出現,打算把一切罪名推向松倉,一心(應該是)想救走弓岡,便駕車到身處的酒店並用匿名電話通知弓岡樓下有大量警務人員待命示意弓岡先別離開酒店房間半步,最上去了接弓岡走。可是橘在最上聯絡諏訪部時偷聽,知道最上的行動,橘馬上通知沖野約沖野到一間CAFE,沒多久他們坐着沖野的電單車到最上和弓岡身處酒店旁邊的情趣酒店。橘專心偷聽旁邊的動靜,而沖野對情趣酒店的各種皮鞭手扣等用刑工具感興趣,一面玩味的在研究哈哈哈(說實話我笑死了XD)。橘發現目標人物逃走,但他們趕不切於是放棄了。

弓岡在車上告訴最上肚子餓了,最上帶了他去餐廳吃飯,中途最上去了洗手間,拿出槍扣下了安全線(??),就出去繼續駕駛到某私人地方。場面為標準殺人地點,深山荒野中無人行經之路,全都是草!!😂 最上在「立入禁止」的牌前停了車,指使弓岡要下車向前行50米再轉右就到藏身之地。此時最上手持手槍在大衣掩飾之下準備射殺弓岡。弓岡懵然不知向前行,在毫無預警和防禦下,最上扣下了機板,最上因第一次殺人而荒了陣腳,跌倒了在泥路上。弓岡未死,最上的第一槍打了在弓岡的右臉上,血肉模糊,弓岡亦因大量出血及肌肉組織破裂的疼痛感而大叫,其下巴搖搖欲墜。最上發慌的亂射多幾發子彈,直至弓岡死亡。弓岡死狀慘烈,全身上下多處有彈孔,亦有子彈直接穿過身軀,而其面部已經損毀而無法辨認身份,如果屍體放在樹下和表土上會腐爛發臭,全身充滿蛆蟲,最後肉體一部分成為動物的糧食,一部分成為植被的腐殖質養分,最後只會留下白骨與毛髮。其後最上立刻處理屍體,在泥地堀了個洞,把屍身埋了草草了事。不經不覺已經用了一整夜,在車上累得昏睡過去了。醒來時諏訪部已經在接他走並準備了早飯及更換的衣服,直接載最上回公司。

回到公司在辦公室前,在沖野、橘及其他2個檢察官所在的6人圓桌旁,在沖野左邊坐下,正好他們在討論弓岡失蹤的事。最上用戲帝級的精湛演技裝蒜,道:「弓岡失蹤??不是有警察在監視的嗎?目標人物失蹤的話就是警察的問題!」(不好意思我笑了😂) 最上再追問誰在懷疑他,橘和沖野不謀而合紛紛承認,橘把自己所見所偷聽到的一五一十說出來。最上心知不妙,試圖以憤怒大聲喝罵二人所言所行,並從原來的坐位移至橘右手邊的坐位。最上曾命部下調下過橘的底細,在眾人面前爆出橘的身份,過程當中拿出了證明文件為偷拍照恐嚇橘。「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之前去過夜總會,名字好像叫○○Lovely對吧?現在又考了公務員牌照,潛入我們檢察廳機構,也是為了炒作吧。我這樣說沒錯吧?」聽畢,橘放棄駁辯,隨即氣憤離場,其後亦上交了離職信。

橘離職沒多久,沖野對最上對弓岡失蹤一事的處理感到迷惑不解,過幾天後警方收到匿名電話報稱16年前由季被姦殺的河邊發現了今年殺死竹岡夫妻的兇器,該行兇者確認為松倉(真實為弓岡),因刀上包着有松倉字跡的賽馬報紙及刀上的指紋皆初松倉的牙刷刷去。(<<<伏筆解開了,大家會知道當初最上的用意)

沖野又被召去找最上,最上告訴沖野松倉(其實是最上本人揑造)的所有犯案手法,沖野不解,繼而屢問最上,最上氣憤拍枱(對就是pv中大神嚇到nino的一幕),罵道:「(大概)你這樣還是檢察官?!」隨即轉身背對沖野,最上表情像是於心有愧,沖野不忿,嘗試抑壓自己不作大聲喝罵,最後小聲:「你這樣還是檢察官嗎……」一個90度鞠躬致歉便失陪離開,同日上繳了離職信。

沖野收拾個人行裝,發了LINE給橘,問她還在世嗎沖野自己也辭職了。(抱歉這句訊息笑死😂😂😂)隨後橘到了沖野新入伙的自宅,一門口橘突然主動強吻沖野,沖野嚇呆了,橘道:「我的第一原則是第一吻我主動。其後,第二原則是隨紳士之道。」然後突然就推倒了😂😂,過了2秒就黑屏了1秒,之後就出現了因完事2人都滿頭大汗的畫面,或許是因為新入伙未有床,2人都在地上草草了事😂😂,橘和沖野躺臥的方向相反,男方頭部朝左,左腳曲起支撐,女方頭部朝右。(這段其實我覺得不是可有可無,可能是想表達橘的情愫而已,因為初入職時橘經常朝沖野望)

沖野與橘辭職後決定去找了一間由一對夫婦經營的律師事務所,希望能幫松倉洗脫最上口中所說的案件並堅信松倉不是殺害竹岡夫妻的人,真兇另有其人(是弓岡,而弓岡下落不明)。
最後松倉成功無罪釋放,整件案件再沒下文。松倉所在的社團為他的解開辦了場慶功宴,沖野為了向松倉道歉而到現場,松倉見到沖野,心情由興奮180度急轉為憤慨,意圖傷及沖野,橘上前阻止卻被松倉一手推跌,沖野臉帶難色看似很擔心橘,立刻雙手扶起她到椅上休息。(為甚麼擔心??所以他們的關係到底是曖昧中還是炮友??)

松倉倉皇拔腿狂奔至大街,沖野在後追趕(看到髮線了XD),松倉突然被一輛由一名無辜老伯駕駛的失控私家車撞擊導致全身翻滾2周半(#)而當場死亡,沖野呆滯不解,私家車旁有位女特務(諏訪部的人,應該是最上命令諏訪部辦事),悠閒地走出人群外,用暗號報告情況,她經過沖野身旁,沖野聽聞仍十分不解。

故事接近尾聲,不知沖野有沒有再跟橘聯絡。

最上約了沖野到他的私人別墅,沖野當時無職,但心裏仍堅信公義的存在,最上把最初看中沖野的理由及16年前由季之死告訴沖野:「由季不值得死!!……(中間一大段忘了)……之所以我會重用你,是因為你的性格跟由季相似,又倔強又好勝心強又正義,生日也在8月29日,但你所作的遠遠超出我所想。……」

沖野離開了別墅,在別墅門口停留;最上逗留在別墅,在別墅三樓吹口琴。沖野在最上吹口琴同時,與天長嘯,朝天大喊兩聲以洩不忿………………

(開放式結局)


最上埋屍的地方應該是最上家族私有財產,猜測是最上的爺爺的遺產,私人地方沒有人能進入,裏面有座別墅。最上爺爺好像是二戰的戰夫,也有一本著作名為[白骨街道](這本書整個故事都有提到)。

戰爭中,互相廝殺的情況常見,戲中有[土周旅館],供戰夫小休片刻的地方,以清洗自己罪孽。最上把弓岡屍身埋在通往[土周旅館]的[白骨街道]上,應該是為了懺悔自己殺了弓岡的事實,在[白骨街道]的表土下,埋葬着千千萬萬因戰爭死去犧牲者的白骨,腳下有着千萬個悲愴的故事。最上最後也在黑與白之中,選擇了黑。

(全劇終。)

故事好深奧,我還在消化背後到底在訴說着怎樣的社會問題。
全套電影其實我不太明白在說甚麼,
看完之後訊息量實在太過爆炸了,我到現在仍在努力整理中💦
餓死了,戲中超多食物欸😂😂😂(重點錯)
大概以上的repo是我的金魚記憶中的零碎片段🗿🙈
※劇透及觀後感(基本上背了整個故事出來了😂)※
💙❤💚💛💜分隔線💙❤💚💛💜
觀後感如下:

松重さん、木村大神和ニノ的演技好想必不用多提,我想提的是吉高妹子的感情變化細膩,把橘這個角色刻畫得活靈活現,由初期對沖野的小小興趣,從眼神中看出變化,最後情慾的爆發,值得一讚。

忘了說,丹野的喪禮很假很好笑,看到日本議員聯婚的虛偽。丹野真的很可憐。

或許最上重用沖野是把沖野當成是由季的幻影,最上一直多年沉浸在由季離去的悲悽之中久久未能抽離。

最上的家庭也描繪了日本的現存問題,家庭支離破碎,大家有沒有發現到最上的妻子拉的二胡跟pv和電影的bgm是同一首。

但願沖野在未來日子不會重蹈最上的覆轍,成為游走於檢察官側的罪人,再而化身成狂人。至於DM用了紅色和藍色,前者應該是代表惡、偽善,後者應該是代表正義、勇於追求真相卻被世俗埋沒。而狂人的意思可能是中文的博大精深了😂。

我太窮只能一刷qqqqq
感謝看到這裏的各位。
💙❤💚💛💜分隔線💙❤💚💛💜
「人不會100%說謊話。人不會100%說真話。」
~《白骨街道》
 #檢察側の罪人 #検察側の罪人 #沖野啓一郎 #最上毅  #檢方の罪人 #檢察狂人 #SMAP #木村拓哉 #嵐 #二宮和也 #檢察側の罪人 #檢察方的罪人

5分鐘速畫
唉我不懂畫畫了 手繪電繪2種畫風

才剛剛補完昨天的VS
二大大你不要嚇渚姐姐😂😂
氣音+營業笑容真的超可怕😂